二十二自述

前日看到一个问题,说“如果不考虑一切现实的因素,那么你最想从事的职业是什么?”,俺仔细想了想,把出生到现在想从事的职业都过了一遍,最开始是科学家,之后次第是数学家、作家、心理学家、黑客与工程师。每个职业理想都代表了一段时间所处的状态,始终没有坚持一个理想,就能看出在这十多二十年里并没有处在一个稳定的状态。

没错,那个在学前班数学都考不及格的人不会想到,几年后他将成为班里数学最好的人之一,并在妈妈的自行车后座上暗暗下决心长大之后成为像华罗庚一样的数学家,但不难预料,正如许多孩童幼稚的梦想一样,他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丧失了对数学的兴趣,甚至在高中苦苦挣扎也上不了及格线。

人生多变不仅于此,俺自己也没有料想到,去年《二十一自述》末尾感谢的那个人,竟在一年后变为了陌生人,至此两不相干。当那些确信的已不在乎,当今日转瞬即为过去,又有什么是可以牢牢握在手中,始终能清晰可见,并能不断激励自身前行的呢?

21岁这年有不少第一次:第一个女友、第一次下决心退出、第一次长久地失眠、第一次自学拿到优秀证书、第一次签订商业合同、第一次写连续的日记……这些都是结果,而在结果之前还有着行为与动机。

动机是什么?是一扫二十岁时的迷茫和踌躇之后突感年龄渐长的惶恐。这种恐慌远胜孤独寂寞时的念想,是在对比优秀的人之后对自己一事无成的痛惜。年轻人只有时间和躯体可以挥霍,而在挥霍之后涌上心头的感觉,宛若深夜酒醒之后睁眼不见一物的恐惧,那种长时间无所事事之后的焦虑,却实实在在地横在心坎上。

在进大学之前俺就料想到会有松懈和沉沦的一天,索性对自己残忍一些,在高考半年前,19岁生日时戴上了牙套,那时的初衷是强制自己少说话,多做事。今天,22岁生日这天牙套依然没有摘下,俺可以不自夸地说,即便依然没有多少成就,但同比当时,已判若两人,完成了由外向到内向的转变。

如果一个本来就不擅长表现的人进一步低调下去,那么他多半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这个只对自己展露真实一面的人,他的想法,绝不止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连带着,他的行为也会有前后反转的一面。

2014年4月5日,俺收到条微信——“我们在一起吧”,发信者是一位从未谋面,但聊得非常愉快的一个女孩。那时是在晚上十点过,寝室熄灯之前,而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不仅是因为意义重大,同时还由于答应之前的犹豫。至于纠结的原因,是俺先前并不打算在大学校园里谈恋爱,如果俺答应的话,那么势必违背初衷,破坏了俺对自己的约定,而若不答应,那结果会更糟。

此前俺问过她,“可不可以只做朋友?”,她说,要么前进,要么做陌生人。

对于这道只有一个选项的选择题,俺没有留空,于是有了第一任女友,在那段时间,俺还拒绝了另外两位女孩的心意,不过她不知情,而她不知情的事情还有很多。在一个信息不对称的感情世界,俺熟悉她,可以让她笑靥如花,她不熟悉俺,那么无法避免地就会在俺心里留下打不开的结。

俺努力过,试着去爱上一个人,但最终没有实现。这段因一次意外而起的缘分,在经过多次严重的争吵后,终止于8月30号。

当然,其中的纠葛远不止这几个字,如果把俺从热情到失望的心路历程都写下来,恐怕会过于琐碎。而男男女女那一点儿感情上的磕磕绊绊,又太过稀松平常,即便对当事人来说是难言的痛苦与绝望,在经过时间的濯洗后,所残留的,也不过是一个冷冰冰的事实和两颗隔着面皮不再亲近的心罢了。

8月2号,分手之前,农历七夕节,在哄她睡了之后,俺问朋友,“什么时候才能掰啊?”哪怕在问之前已十分清楚分是迟早的事情,却依然没有十足的底气去把一段好好的感情毁掉,那是一件残忍的事情,然而俺更清楚,如果不在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前分开,就会陷入赌徒困境,投进去的时间和精力越多,越抽不开身,直至完全陷于其中。

在分开后的半年里,俺每日都很难入睡,不断反省有无做错的地方。甚至可以说,21岁的一半时间都耗在这一个问题上。但,感情问题难分对错。时也,命也,运也,非吾之所能也。

21岁这年,没有豪言壮语,只有从人生经历当中体悟到的简单经验,那个小子啊,他能抓住的东西还太少,有的路只能一个人走过,既然没有人可以帮忙,那就独自面对吧,安静一些,务实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