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学的课程太多,刚把一门课摸热另外一门课就开始了,再闲聊一会儿,一天就过去了,困意十足却还没有做出东西来。

从文科生转变为工科生不止是课程变化那么简单,还有思维方式的转变。俺脖子上这玩意儿已经适应了文字工作,对数字和图形的敏感度相当低,得找个法子训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