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学理来探讨一下幸福感与社会抚养费:

首先是人的幸福问题,幸福可以很简单,又能够很复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幸福来源,但不幸却总是一致的,即“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我遭遇了不幸而别人却没有,那么我不幸福;如果同样的付出别人获得2块而我只获得1块,那么我不幸福;有对比才会有不幸,然而幸福却来自于人的本能:饥寒交迫之后饱腹,再泡个热水澡,难道不幸福?

人对比的对象是就近选择,可能是经常接触到的人,也有可能是邻居,你会把世界首富或国家元首当参照目标吗?显然不会。

至于社会抚养费,则是个极不合理的中国特色,每年政府征收数百亿元,但去向却存疑,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对社会的贡献要大于其收获,否则人类社会也不可能延续至今,因而,在其他国家对于生育都持鼓励态度,但在中国养育更多的孩子却会受到罚款。

人口过多真的是征收社会抚养费的理由吗?如果是,那为什么不禁止一些超大型超荷载运转的都市,如北京的再生育?如果计划生育一直持续下去,那谁来为老龄化的社会埋单?延长劳动人口的工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