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忙得缓一口气出来写日记,临近年关事情颇多,到处跑,买这买那儿,寄过来寄出去,总之就是忙。

昨天谈判也算积累了些走向社会的经验,先明确责任,再陈述不同的观点,然后抛出补救方案,甚至计划好了最糟的方案。谈话时得考虑好说话顺序,同时神经紧绷随机应变,嘴上还要迎合队友,话语绵里藏针,有唱黑脸有唱红脸。谈下来比预想的要好,没有进行到重拍那一步。最近的大头娘娘剧还为补救提供了灵感呢(就是后期缩小景别)~

大半年没买过衣服了,现在突然要选衣服比较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