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游戏电影分析

传统战争片式微

新事物的兴起必然伴随着旧事物的衰落,对市场经济与自然经济如此,对游戏战争片和传统战争片亦然。

传统战争片的特点是耗资高、架空历史、以政治宣传为目的,无论是古代的希腊、罗马、秦汉三国,亦或现代的二战、解放战争,都已经有海量的战争片存世。观众审美疲劳、影片制作难度高,传统战争片在市场上越来越难以见到,即便是涉及到战争的影片,焦点都没有在战争本身,而是战争阴影下的人物上,战争片的主旋律也从战争本身转移到了战时人们的生活、精神状态,甚至将战场完全当作超级英雄的陪衬,如《美国队长》。
在这样一种形势下,伴随着现代计算机动画制作技术的发展,战争片虽然在院线内难觅踪影,但却成为了战争类游戏不可或缺的剧情引导元素,并反过来推动游戏市场增长。然而,新形式的战争片,即游戏战争片的兴起绝非只是技术进步的缘故。

新型战争片崛起

游戏电影并非是电子游戏的伴生品,而是后者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早期的游戏内容简单,画面粗糙,受众范围也狭窄,仅限拥有游戏机和电脑的玩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电子游戏都没有受到社会主流的认可,甚至一度被视为洪水猛兽,加上盗版横行,游戏厂商的生存都十分艰难,自然不可能在制作游戏本身外还投入巨资制作游戏电影。
时间进入到2003年,这时电子游戏已经十分火热,游戏厅、网吧开遍大街小巷,吸引了许多年轻人的注意力,也就在这个时候,知名游戏发型商动视(Activision)推出了《使命召唤(Call of Duty)》系列的首作,采用了Quake III引擎,游戏背景设定在二战时期,战斗场景横跨欧洲东西线,游戏玩家可以参与诺曼底、斯大林格勒以及柏林等历史上著名战役,使用各类枪械武器,操作坦克等载具,将海岸、雪地、城市景致尽收眼底,甚至成为历史的扮演者,将苏联军旗插上德国国会大厦。
《使命召唤》与战争片的渊源不仅体现在内容上,游戏中的场景亦取材了许多战争大片,如《兵临城下》和《最长的一天》,正因为内容写实,场景逼真,《使命召唤》从03年推出首作,到2015年,已推出16部续作(包含4部资料片),如果将其视作电影,那其可以在续集最多的电影中排名前列。
人气随着续作的推出不断攀升,到第四部《使命召唤之现代战争》起,每一部都有千万级的销量,截至2015年3月,使命系列累计销量已经达到1亿7500万套,销售额在100亿美元以上,是人类史上最畅销的娱乐产品,远超《哈里波特》、《007》、漫威英雄等。
当一流游戏(不止使命召唤)有了睥睨顶级电影的收入后,游戏电影的时代到来了。

游戏电影的形式

游戏电影不同于游戏视频,它与电影具有同样的拍摄制作手法。

传统意义上的游戏视频只是作为电子游戏中的点缀,或是作为过场,或者作为介绍,并不影响游戏的剧情,玩家可以跳过游戏视频直接进入游戏。
然而,虽然游戏电影以电影为载体,却同电影更接近,不仅需要制作团队,经过同电影工业一样的流水线,具有艺术表现力,还是游戏的一部分,如果撇开游戏电影不看,那这部电影就如残疾人一般。
以《使命召唤之高级战争(Advanced Warfare)》游戏电影[1]为例,不算游戏内容,只算视频时长都有128分钟,与一部电影相当,它与普通电影不同的是,所有画面都由计算机制作而成;与动画不同的地方在于,它又需要捕捉真实人物的动作、表情、声音等,利用捕捉到的数据来制作。因而,虽然整部影片都是由计算机打造,但逼真程度并不逊于真人演绎的影片,况且高级战争中的Boss模型就是凯文·史派西本人。
正是以假乱真的画面、丰富的剧情内容和真实人物“出演”,才使得游戏电影为电影,而使命系列游戏电影,实质就是战争片的新形式。

游戏电影的内容

电影都有套路,游戏电影也不例外。

传统战争片的套路一般都是以弱斗强、正义战胜邪恶、宣扬爱与和平,游戏电影也不能免俗,当然,如果免俗了的话,这里讨论的游戏电影就不是战争片了。
使命系列早期的作品架空二战历史,在二战这样的大背景下,虽然玩家可以扮演不同阵营、派系的人物,但无论是使用的武器、建筑还是科技都忠于历史,这就与国内的抗战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游戏剧情胡编乱造,随意篡改历史,那也不可能在世界范围内,在当年的轴心、同盟这些分属不同阵营的国家内都聚集起大量粉丝,这或许就是中国抗战片走不出国门的原因。然而更讽刺的是,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大地上,游戏居然比影视剧更真实。
使命后期的续作中,剧情就不再是架空历史,而是将背景设定到了现代,以中东乱局、冷战遗留、种族矛盾等作为题材,而其走入大众视野,凭借的就是《使命招唤之现代战争(Call of Duty 4: Modern Warfare)》。以现代作为背景,相对于二战时期,不论是武器装备还是战场空间,都得到了极大的拓展,片中有无人机等新式装备,这也是现代战争比二战吸引人的原因。
事实上,仅《现代战争》这一款游戏,就由一百人组成的团队开发了两年的时间,为了增强现实感,团队在美国加州沙漠中的海军陆战队空地作战中心受训,与海军陆战队交流以了解他们在作战时的背景、情感和态度,另外还雇佣了一些退役军人来监督游戏中的动作捕捉和人工智能。在考虑了如此多的细节后,游戏中的战争片没有理由逊于传统战争片。

艺术价值和哲学价值

一部被广泛接受的优秀的作品,除了超强的敛财能力外,同时还具有一部影片应有的艺术和哲学价值。

计算机动画作品同现实中的艺术作品的艺术价值大相径庭,比如,计算机动画的美学讲究的就不是摄影摄像中的构图、光晕、明暗对比等,因为凡是计算机能够处理的东西,都是抽象过后的物理定律、数学公式、光学原理,经由计算得出最终的画面。
以拍摄建筑为例,摄影摄像压根不用考虑建筑本身,只需要找好角度,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拍摄即可,而计算机动画却不得不考虑建筑的类型、表面材质、物体的高度厚度等等,最后由计算机通过一系列数据绘制出建筑,实则是个具现化的过程。现实中的建筑本质上是沙石、泥塑、雕刻等,而计算机动画里的建筑,本质上是无数个0和1的集合。
计算机不能像人一样画出弧线,所以球体、汽车之类的带有弧线的物体,只能通过数学方法趋近。生成一辆与现实中汽车无异的模型,需要绘制数百万个三角形,绘制更多的话虽然可以更精细,但人肉眼已经分不出来了,在成本上显然不划算。然而,计算机的艺术性也体现在这里,如何通过简约优美的方法描绘、如何花最小的成本打造最完美的事物,需要计算机图形工作者像艺术家一样思考。
使命发布到第11部以后,故事就被设定在了未来,所使用的都是现阶段尚在开发或者还没被开发出来的武器装备,因此游戏名称叫做”高级战争“。在即将发布的第12部曲《使命召唤之黑色行动三(Black Ops III)》[2]中,影片加入了传统战争片所没有的内容,即思考在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人类发明试剂治疗并延长生命、强化人体、制造机器人乃至将触手伸到属于神的领域——创造生命——与常规意义上的生命截然不同的生命。游戏的故事背景设定在21世纪下半叶,人类创造出了半人半机械的新物种,他们比人类更为优秀。一些别有用心的组织利用人造人谋取更大的利益,人与人造人之间的战争展开……
科技恐惧在近年有抬头的趋势,在人类进入21世纪,借助信息化的力量科技发展得越来越迅速,新事物从发明到应用的时间非常短,还没弄清楚是如何发明的,就已经在生活中大规模应用,比如转基因农作物,又比如自动驾驶电动车和无人机。新事物来得太快会让一部分人觉得无法接受,他们觉得本来熟悉的花草世界中,突然多了些很陌生的东西。生物都存有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如果未知事物极其强大,那就不再是面对一种凶残猛兽的害怕,而是世界将亡的颤栗。
数十年来人们接受的教育都是“科技改变生活,让人类世界更美好”,然而,真的如此吗?不少科幻片中都有这样一种情节:即人类的发明最终脱离了人类的掌控,引发滔天浩劫。没错,人类对待发明的机器人是可以绝情地将其抹杀掉,但,如果不受控制的人造人——曾经的人类或是变化了的新人类,那还能不惜一切代价无视伦理道德地消灭他们吗?
当科技触及到了人类的核心——即生存问题之后,都会变得极其复杂:

  • 改造了的人还是人吗?
  • 改造之后他还是原来的他吗?
  • 他属于哪个民族哪个国家?
  • 他适用人类的社会、法律体系吗?
  • 他的后代还是人类吗?

使命召唤12设定了最糟的一个局面,人与人造人你死我活,然而,这种看似荒诞的想象并非没有发生的可能。哲学已诞生数千年,在那个时候并没有“科技”这种东西,在人类历史上大思想家辈出的古希腊、春秋战国、工业革命时期也没有“新人类”这个概念。事实上,作为观众来说无所谓影片结局如何,因为剧情是虚构的。不过,与其将这部电影中的剧情当作是游戏,不如说是对未来人类社会的设想之一。
人与人造人的战争促使今天的人们重新定义“人”,思考人类共同命运的走向。毕竟,谁又能够保证,让人类灭绝的不是科技本身呢?

参考资料

[1] Call of Duty Advanced Warfare THE MOVIE All Cutscenes
[2] Official Call of Duty®: Black Ops III “Ember” T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