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和公司的总监聊了一会儿,他其实也是个90后,不过已混了几年北京,在一个具有国资背景的民企干到了中层职位,工作忙碌,收入可观,准备买房……然而这只是表象,每天睁眼就是工作,不停地加班,年末突然闲下来,在公司坐着不是,站着也不是,和异性的交流仅限于女同事,聊着聊着话题就成了工作事务,哥们特别多,女友嘛,哦——奢望。

这不是在说一个可怜光棍的故事,在北京,与大量优质男对应,也有大量的剩女,他们就这么剩下了。噢?以为剩男剩女只是长得不好看,不是穷酸就寒碜的那种?长得漂亮就没有这些顾虑?人能美几年啊?

除非是土著或家境极为优渥,当选择留在一线城市,就意味着与巨大的生活压力为伍,夜以继日地工作,当自以为非常投入、十分努力、积极向上的时候,社交就不再那么重要:每天很晚才回到家,玩会儿手机,看一两部视频就睡下了,还有心思和别人瞎扯?没看到明天还有一堆任务么?逃离北上广,没听过逃回北上广么?学的专业难不成还能回家乡就业不成?

很久之后,突然意识到,年纪大了,然而人生的几大任务一个都没完成,此时再想找社交、谈个对象什么的,不仅没时间,更甚连和对方聊什么都不知道,可能你的异性圈仅限于公司里的另一种同类生物和活在网络另一端的异性同学和小伙伴而已。

这么鸡巴傻的人会成为未来的自己么?可能,真的非常有可能!尤其是对未来生活在大城市的人而言,这就是个相当现实而普遍的问题。你不出意外会逐渐变得老道,学到的知识很多,技能异常熟练,不断上涨的工资已经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然而,当压力所迫下工作成为一个人的全部之时,这个人反而变得不完整了。即便在面前放一位面容姣好的适龄单身异性,再呈上美酒佳酿,却极有可能依然各玩儿各的手机,或干脆成为被欲望俘虏的动物。在一个通讯便捷千万倍于古代的信息社会,两个人的心究竟能隔着这么远!

现代社会的一个特征是人们的时间变得碎片化,出了大学,很难再完整地看完一本正紧的书。杂事儿一堆,留给一个人静下心思考、给自己定位的时间就更少,换句话说,很多年轻人很难把握好工作与生活之间的那个平衡点,人变得浮躁就会急功近利,以为自己是走在距离目标的一条支线上,实际却偏离了真正该寻觅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有点形而上学(指研究科学以外的、没有形体、不可证明的事物),这个东西应该是你灵魂的归属,不是归宿那个你死掉之后去往的地方,而是你或者这一生该找到的东西或地点。

回到开头,这个总监以社会标准来衡量是个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但人的另一部分能力已经丧失,俺问他,“你不着急么?”,他回答当然着急,不过也没有什么办法,他和老总私交甚好,为了情义不能离开公司,这一生积攒下来的人脉都在这个城市里,回是回不去的,只能用青春这么耗着。

评价一个人怎么样,会看他长相、家庭、性格、学历、能力、物质基础等,自然,俺们对自身的要求也是这几点,却忽略了对人生轨迹影响最大的“选择/决定”,没错,在一个人的生平上,你看不到“王XX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想了一下XX,考虑再三最终选择/决定XX”。

中国社会之所以具有很强的活力,很大原因是因为阶级不固化,社会上能找到很多牛逼得不行的人物,往上一推,不过是草根阶级。任何人之间,99.9%DNA序列完全相同,你的情商必然必然不会下降为0,然而你在大学这几年和毕业后一个不起眼的选择,却可能决定你和相似的人之间境遇完全不同的一生。

未来N年后的2月14日,情人节,你不太想一个人过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