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社科类的书籍还要多些,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非常不错,读起来确实荡气回肠。无数中国企业家或草根或大碗的兴衰都被收敛其中。

虽然企业家与知识分子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社会角色,但有些十分必要的共性——隐忍。

大学生的隐忍是什么呢?大概是大学里经受住诱惑做该做的事情,毕业后不要眼高手低踏踏实实做点东西。

一个男人,需要习惯”授予者”的角色,不要老是感叹没有礼物、没有关怀。面子自己挣,幸福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