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台湾国立大学《什么是逻辑》课程,以下是我的课程笔记。

课时1
逻辑不清楚就会让自己觉得简单而容易的东西别人却不理解。
“因为太阳从东边出来,所以我约会迟到”,这种逻辑不成立,语句无法连接。再举个例子,“数字5你过来我和你一起去散步”。
数学证明没有固定的步骤(可决定性),因此每个人刷题的速度会有巨大差异。
证明10个数都是偶数需要十步,而证明10个数不是偶数,或许只需要1步,这是反证带来的效率提升。
自然演绎法,在推论时设定一些基本真理。
命题逻辑是步枪,述词逻辑是大炮。
日常语言的逻辑:台大有一群聪明的 学生和教授;台大有一群聪明的学生 和教授。
迫胁(诉诸怜悯、诉诸暴力…这是谬误)在逻辑当中不可接受。
课时2
就算直觉很厉害,逻辑依然不能靠直觉来判断对错。
数学证明、科学定律、算命、说话,都与推理过程相关。
人在非理性状态,讲道理无效,这是逻辑的限制。
课时3
语言实际并没有意义,一个不懂英文的人看不懂英文语句的意思。而即便是母语,不同人眼里的相同词语,意义也会不同。
“我借你5000块明天还”在逻辑上不被允许,因为明天永远不会来。
判断一句话是否是命题,就看其语句是否完整(判断的前提,比如‘我……我……我……’就并非是一个完整的句子),有没有真假值。
真假对应ture/false而非real/fake。
哲学家不甘于接受平常的想法。
在逻辑上,错误则意味着从 前提 无法推导出 结论。正确的推论形式如:所有人都会死,男人也是人,男人都会死。其中,“男人”可以替换成任意其他对象(这叫语词替换)。正确的推论形式,我们叫“有效论证”,反之则是无效论证。而论证的前提,不一定是真的。可以推论前提错误,但推论正确,比如:男人都很勇敢,所有戴眼镜的都是男人,所以戴眼镜的都很勇敢。而相反,正确的前提也可以产生错误推论:我是人,台大学生都是人,我是台大学生。
在逻辑上,送礼物给个女生无法证明我爱她,即便她对我说“如果你爱我就送我礼物”。爱是送礼物的充分条件,送礼物只是爱的结果、表现。
词语逻辑成立的论证,换成命题逻辑不一定成立,这是逻辑结构的差异。
句子可以拆分为:主词+述词。
课时4 命题逻辑语言

语法歧义,如“三个教授著了三本书”、“下雨天留客天天留人不留”;语义歧义,“你出门在外,要小心那些花花草草”含混即“既无法决定为真,又无法决定为假”

缩略带来的歧义:我选你-我喜欢你,酱-这样子……

课时5 语句连接词

有的话无法确定真假,用不同的逻辑思考方式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在日常生活里,我们通常都预设对方讲真话。

//后面的因为看不到课件,听不懂,因此放弃这门课了- -网络公开课质量上大陆还是走在台湾前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