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动魅力

Tag: 寒假 (page 1 of 7)

倒数第299天

倒计时进入2打头时期,天明就奔赴学校,大大小小行李有几十斤,好吧,看在肚子上那么多肉的份上就当减肥好了。

满婚龄之后第一次去参加宴席就被问到为什么不带个女友回去- -|||这不高估俺的情商和精力了么,追俺喜欢的女生得排队,由于她男友下手太早(初中),所以现在就没俺什么事儿了。

另外,今天正式开始学习中山大学的《离散数学基础》,已完成第一周课时,一开始就引入了无数的定义,感觉比上逻辑学课程还绕。

倒数第300天

了解了下读硕士的各项政策,如通过夏令营获得名额,但是会要求本科时的成绩与名次,俺一个跨专业考研的人哪来的名次与成绩?还要正副教授的推荐信,嗯,学院里的教授一只手能数过来。
此路不通,还是安安静静考研吧。

倒数第301天 开学前夕

因为27号在写总结,因为跳过了1天直接从301天开始记录。

满22岁后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淡,大概是宅太久的缘故,对时间的流逝不太敏感,刚望向窗外还是白天,再抬头就是黑夜了。

3月3号返校迎来大三下学期,课不多,但学业压力重于此前任何一个学期,做个计划吧,没有计划不行。

倒数第303天

问起老妈才惊觉已是初八,此前思绪乱飞的《二十一自述》事到临头却不知道如何动笔。是事务繁忙影响思绪的原因么?

倒数第304天

继续《大话数据结构》,看到第417页,一堆解释图的定义和术语。

其余时间在玩儿游戏,寒假快完了,开学不打算玩儿游戏。

倒数第305天 博弈论学习结束

花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在中国大学MOOC上的断断续续完成了《博弈论基础》的学习,授课教师很风趣,所有例子都有结合现实生活来谈。

学习博弈论的意义,俺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提过,简单地说,即运筹帷幄,谋定而动

与经济学类似,博弈论并非科学,而是对过往人类经验的总结,是一种策略思维。是告诉学习者,在做事情之前先设想会发生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取得优势。博弈论并非成功学,但比成功学有更广泛的应用前景,如冯洛伊曼所说:

人生是永不停息的博弈过程,博弈意味着通过选择合适策略达到合意结果。作为博弈者,最佳策略是最大限度地利用游戏规则;作为社会的最佳策略,是通过规则引导社会整体福利的增加。

除了提出方针建议外,学习博弈论的另外一个作用是更清楚地认识这个世界,透过结果看行为,再通过行为思考其后的制度(游戏规则)。如果背后的运行机制都清楚了的话,还会担心出现手足无措的情况么?

重拾《大话数据结构》一书,今日看到第381页,总共792页。

倒数第306天 近与远

有句话叫做“人穷志短”,因为生活压力,远水解不了近渴,穷人不可能把目光放得太远,自然就比不穷的人短视一些。

影响人目光长远的因素,除了财务外,还有寿命、(制度)保障和知识文化层次。

寿命很简单,寿命越短耐心越差,如果还像17世纪之前的人类那样,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多岁,那就没有必要搞本科教育了。

保障作为影响因素也容易理解,如果不是一个法治的社会,时间拖得越久,收益的风险就越大。

至于知识文化层次,来大学念书实际上就是为了磨刀,砍一棵树自然不需要磨刀,抬手就砍了,砍一片才需要磨,而若是要解决一片森林,那连磨刀都不用了,赶紧回头发明伐木工具才是。

倒数第307天 幸福感与社会抚养费

用学理来探讨一下幸福感与社会抚养费:

首先是人的幸福问题,幸福可以很简单,又能够很复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幸福来源,但不幸却总是一致的,即“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我遭遇了不幸而别人却没有,那么我不幸福;如果同样的付出别人获得2块而我只获得1块,那么我不幸福;有对比才会有不幸,然而幸福却来自于人的本能:饥寒交迫之后饱腹,再泡个热水澡,难道不幸福?

人对比的对象是就近选择,可能是经常接触到的人,也有可能是邻居,你会把世界首富或国家元首当参照目标吗?显然不会。

至于社会抚养费,则是个极不合理的中国特色,每年政府征收数百亿元,但去向却存疑,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对社会的贡献要大于其收获,否则人类社会也不可能延续至今,因而,在其他国家对于生育都持鼓励态度,但在中国养育更多的孩子却会受到罚款。

人口过多真的是征收社会抚养费的理由吗?如果是,那为什么不禁止一些超大型超荷载运转的都市,如北京的再生育?如果计划生育一直持续下去,那谁来为老龄化的社会埋单?延长劳动人口的工龄么?

倒数第308天

一天都在忙短片,本来说一周搞定的,结果一天就完成了大半,看来要是专注了俺的效率也不差。

困,明早继续。

倒数第309天 宗教

今天的主要工作是在做视频,睡觉之前看了ISIS处决基督教徒的视频,一时感慨良多。

俺也读了不少书,从卷帙浩繁的历史、哲学、神学书中寻找与宗教有关的内容时,到处充斥着欺骗、统治和血腥,无论是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甚至是解放之前的藏传佛教、道教,都很难与文明联系起来,与之相比,中日之间深厚的民族矛盾都算轻的,除了迷信之外,不同宗教组织之间还喜欢”礼“尚往来,一报还一报,几代积累下去就没法化解了。

上边所说的是狭义的宗教,在学术上狭义和广义的宗教定义比较模糊,俺比较认可的一点是,狭义的宗教是指有”主子“的宗教,其次还有教规,狭义宗教的信徒要比广义宗教的信徒危险得多。广义的宗教,如中国、日本、泰国大部分地区的佛教,没有一个唯一的”主“,除了神明众多外,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口头禅:

“南无”指归命,“阿弥陀佛”是佛教神明之一,但佛教信徒可以对着任意一个佛主念”南无阿弥陀佛“;另一个例子是美国的总统,虽然也会接受基督教洗礼,但并不听命于罗马教皇。

广义宗教的信徒更多只是为了寻找归属,或是为了遵循所在社会的风俗习惯,而狭义宗教,本质上是种反智的存在,人为地制造了个主人。至于宗教中比较另类的,除了佛教外,还有就是儒教(儒家和儒教不同)了,在广大东南亚地区,宗教被历朝历代统治者玩弄于鼓掌之间,凡是进入中国的宗教都具有中国特色,属于中国定制版宗教,神权始终没有盖过皇权,因而中国即便成分复杂、风俗迥异,却从来没有发生过宗教战争,这点在其他国家很难做到。

俺思考了下中国神权始终无法超过皇权的原因,和这片地区的地理有着深厚的关联,一方面是因为中华民族多灾多难,宗教即变不出馍馍,也无法提高生产力,属于临时依靠,另一方面则是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外部宗教很难扩散进来。

关于现代社会宗教的发展趋势,可以参考知乎上的《科学技术这么发达了,为什么还是有人信教?》。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17 凌动魅力

蜀ICP备15003767号-1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