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动魅力

Tag: 生日

二十一自述

前日看到一个问题,说“如果不考虑一切现实的因素,那么你最想从事的职业是什么?”,俺仔细想了想,把出生到现在想从事的职业都过了一遍,最开始是科学家,之后次第是数学家、作家、心理学家、黑客与工程师。每个职业理想都代表了一段时间所处的状态,始终没有坚持一个理想,就能看出在这十多二十年里并没有处在一个稳定的状态。

没错,那个在学前班数学都考不及格的人不会想到,几年后他将成为班里数学最好的人之一,并在妈妈的自行车后座上暗暗下决心长大之后成为像华罗庚一样的数学家,但不难预料,正如许多孩童幼稚的梦想一样,他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丧失了对数学的兴趣,甚至在高中苦苦挣扎也上不了及格线。

人生多变不仅于此,俺自己也没有料想到,去年《二十自述》末尾感谢的那个人,竟在一年后变为了陌生人,至此两不相干。当那些确信的已不在乎,当今日转瞬即为过去,又有什么是可以牢牢握在手中,始终能清晰可见,并能不断激励自身前行的呢?

21岁这年有不少第一次:第一个女友、第一次下决心退出、第一次长久地失眠、第一次自学拿到优秀证书、第一次签订商业合同、第一次写连续的日记……这些都是结果,而在结果之前还有着行为与动机。

动机是什么?是一扫二十岁时的迷茫和踌躇之后突感年龄渐长的惶恐。这种恐慌远胜孤独寂寞时的念想,是在对比优秀的人之后对自己一事无成的痛惜。年轻人只有时间和躯体可以挥霍,而在挥霍之后涌上心头的感觉,宛若深夜酒醒之后睁眼不见一物的恐惧,那种长时间无所事事之后的焦虑,却实实在在地横在心坎上。

在进大学之前俺就料想到会有松懈和沉沦的一天,索性对自己残忍一些,在高考半年前,19岁生日时戴上了牙套,那时的初衷是强制自己少说话,多做事。今天,22岁生日这天牙套依然没有摘下,俺可以不自夸地说,即便依然没有多少成就,但同比当时,已判若两人,完成了由外向到内向的转变。

如果一个本来就不擅长表现的人进一步低调下去,那么他多半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这个只对自己展露真实一面的人,他的想法,绝不止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连带着,他的行为也会有前后反转的一面。

2014年4月5日,俺收到条微信——“我们在一起吧”,发信者是一位从未谋面,但聊得非常愉快的一个女孩。那时是在晚上十点过,寝室熄灯之前,而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不仅是因为意义重大,同时还由于答应之前的犹豫。至于纠结的原因,是俺先前并不打算在大学校园里谈恋爱,如果俺答应的话,那么势必违背初衷,破坏了俺对自己的约定,而若不答应,那结果会更糟。

此前俺问过她,“可不可以只做朋友?”,她说,要么前进,要么做陌生人。

对于这道只有一个选项的选择题,俺没有留空,于是有了第一任女友,在那段时间,俺还拒绝了另外两位女孩的心意,不过她不知情,而她不知情的事情还有很多。在一个信息不对称的感情世界,俺熟悉她,可以让她笑靥如花,她不熟悉俺,那么无法避免地就会在俺心里留下打不开的结。

俺努力过,试着去爱上一个人,但最终没有实现。这段因一次意外而起的缘分,在经过多次严重的争吵后,终止于8月30号。

当然,其中的纠葛远不止这几个字,如果把俺从热情到失望的心路历程都写下来,恐怕会过于琐碎。而男男女女那一点儿感情上的磕磕绊绊,又太过稀松平常,即便对当事人来说是难言的痛苦与绝望,在经过时间的濯洗后,所残留的,也不过是一个冷冰冰的事实和两颗隔着面皮不再亲近的心罢了。

8月2号,分手之前,农历七夕节,在哄她睡了之后,俺问朋友,“什么时候才能掰啊?”哪怕在问之前已十分清楚分是迟早的事情,却依然没有十足的底气去把一段好好的感情毁掉,那是一件残忍的事情,然而俺更清楚,如果不在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前分开,就会陷入赌徒困境,投进去的时间和精力越多,越抽不开身,直至完全陷于其中。

在分开后的半年里,俺每日都很难入睡,不断反省有无做错的地方。甚至可以说,21岁的一半时间都耗在这一个问题上。但,感情问题难分对错。时也,命也,运也,非吾之所能也。

21岁这年,没有豪言壮语,只有从人生经历当中体悟到的简单经验,那个小子啊,他能抓住的东西还太少,有的路只能一个人走过,既然没有人可以帮忙,那就独自面对吧,安静一些,务实一些。

二十自述

这篇《二十自述》实际上已经是在数个夜晚所写的第二版了,日志存在的意义,是在满21岁生日时,给自己一个交代。

数了数周围因癌症过世的亲人,见过面的与未谋面的,也有一掌之数,现在,正月初八,俺的父亲正带着他的孙娃去拜访另一位刚化疗完的亲戚。在开篇就写这些,并非表达自己有多大的悲观论调,不是,只是年纪愈长之后,生老病死就逐渐看惯了。人就是这样,有五脏六腑,能攀上珠峰、飞向太空,却没办法让自己身上一个小器官乖乖听话。

现在很坦然自己的出生,与社交圈子里的人实在无法相提并论,但事实就是事实,虽然不太愿意被带到这个世上,但俺已有这么大的个头,相比于婴儿一尺半的身高雄伟太多了,感谢父母养育俺这么多年。在同学纷纷走上社会成家立业时,俺依然只是个缴着高昂学费没有产出的学生。

二十的这一年发生了什么?自视,嗯,比十九岁时平静多了,没有逼人的目光,没有强势的作风,没有高考之后的兴奋,没有初入大学时的骄傲……不能遍历一次没有了的东西,太多。这一年见到的人没有比以往更多,只是层次更高,广漠的人海里,有的行走坐立皆成风景,而有的则实在令人不舒服,且还没办法忽略。 收束自己,常此自言,与没有了许多外表上做给人看的东西相对,多了内敛,不去争吵,搁置争议,不去想说服别人。

二十这一岁比之以往任何时候都迷茫,迷茫到用了一整年来思考、慰藉自己。 二十岁要考虑的事情比之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考虑得高远、宏伟,没了高考这个障碍物,与开阔的视野一并驾临的是更大的责任、更难的目标。然后俺这个大脑袋的人居然都发现脑力不够用了,迷茫的同时直接挂了俩科。

生活简单,有老妈这个强力的后盾在,被单床褥什么的都有定期换洗,只需再依照自己的喜好添置衣物即可,口味也随和,在成都呆了一年半反而不挑食了。能吃能睡,能干能歇,说得俗气,但这就是俺对健康的理解。

在经过一年的反复思考之后,纠结的东西已经很难用舒缓有逻辑的文字书写出来,不然就有太多的废话扰乱视线。一个二十岁的骚年会纠结什么东西?感情会纠结、能力会纠结。

感情么?这是依然没有入门的东西,一个没有过正式女友的家伙自然得在这方面保持沉默,虽然从来不缺乏对女孩子的经验。抛开最多的同龄人不谈,圈子里还有尚在中学迷乱的少女,有困扰着第三者插足的熟妇,有学着国际法却提笔写作的女画师、有海归回来大学任教却又憧憬浪漫爱情的大龄女博士,“如果我再大一些你会想和我在一起?” ,“是的”……纷繁的女性交织在世界里,俺看着并试图理解,她们是自省的绝佳参照。

近些年对女性的认识以超前的速度深刻化,一方面明白了这辈子唯一依赖的是个女人——妈妈,一方面这一生也和女生有无法刮断的纠葛——幼年的女玩伴、小学的暗恋对象,发育时期对女性身体的好奇,青春期的骚动等。曼妙的躯体会让男性彻夜难眠,甚至在荷尔蒙的刺激下以下半身为导向做人做事,这些都是强大的异性相吸的能力,人类社会本就是一个两性的社会,在这个年纪做出任何为女性疯狂的事情都不奇怪,什么追求轰轰烈烈、为爱疯狂都是做傻事的极好借口。

在成长所赐予的事件中,俺逐渐明白女人天生所具有的不稳定性,多变或者说求变是其共同特征。表现出足够的耐心并且满足其嗜好是跨年龄段拉近两性距离的绝妙法则。现在总结出来的经验只有这简单的一句话,而这句话背后的心酸苦痛,却已随时间流走。男孩子会因女孩子而成长,而成熟的代价,却已是不为外人所道的秘辛。

三个段落,非炫耀经验丰富,亦非阐释女孩儿是男人的掣肘,相反,这是唯一庆幸的现在就明白了的事情。如果你有个姑娘很喜欢,每天陪她4个小时,3年下来就是4380小时,这比大学所有课时加起来还要长。甚至可以说,从小到大,女生是男生的另外一所大学,学好即是有了爱情的魔力,没学好就是荒废了岁月,总之都会添上一笔。这所学校,不会有毕业生。

能力是个极广泛的词,在中学阶段,能力即意味着成绩,而在大学,能力意味着人脉的宽广、做事的效率或者说通达程度。因为精力有限的缘故,俺在20岁期间没有主动参加过任何社交活动,在人际关系上,也并没有忙着去拓展新的人脉,而是巩固和梳理现有的人际网络,分清了核心人物并对其表现出了足够的重视,而对非核心人物也给足了耐心。很少拒绝别人帮助的请求,力所能及做能做的事情,这个原则将在余下的大学生活中继续贯彻下去。

二十自述写于20岁的最后一天,林木阴翳,感谢为俺拨云见日的人:让俺从深沉的自卑中认识到自己的平凡,又在平凡中,不甘于碌碌无为。

一个孤独的生日

先说下自己吧,93年出生,高二,文科生,兴趣是计算机,信奉少说话,多做事。但自己偏偏是一个白天迷糊,晚上多愁善感的人,于是……好吧,懒散,无谓。
我在自己的围脖介绍自己说:尽可能想象,最懒的人。
初中时我就觉得写字麻烦,写字的速度老是跟不上自己思维速度,打字也跟不上。考试?:-(,每次都是死在门槛底下那种类型,小升初差3.2分,交了9000¥择校费。初生高综合素质评定A2,无奈高中部不收有C科目的学生,而我平时最稳定的科目——语文居然考了C1(75-80分,100分满分),又交了12000¥。种种困境下,就有了现在的我,兴趣爱好广泛,但学习成绩却平平。。。。
我朋友很少,天生3分热情,除了儿时的理想,其它东西,我甚至都可以放弃,包括爱情,亲情。可是,理想,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又怎么去实现呢?
我身边从不缺乏人影,但他们,只是,一个聊天的对象,或者是一个网游玩伴罢了。
唯一,she,我怎么解释呢?呵呵,单恋。嗯,恋不恋我还不敢确定。
在正月初九那天中午,我一个人,揣着200块去了西餐厅,一边询问老哥西餐礼仪,一边用手机自己查询,半生不熟,好歹也体验了一回,^_^。
正餐:墨西哥牛排,7分熟
汤:罗素汤
甜点:熊仔饼,小面包,还有,白色的那个什么奶……固体的,像果冻
咖啡:圆房子特色咖啡+奶油+糖包
读物:《求学》《电脑报》
工具:首派A60
这就完了,磨磨蹭蹭2个小时才搞定,没想到老哥原来的女同事居然送我一个小蛋糕,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吃起来果然如此。
感动,我想身边很多人已经忘记我的生日了,但一个相识两个小时的人居然送我一个生日蛋糕,真的……感动。
我一个人提着蛋糕,带着读物,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逛着,来到了小学时的学校,初中时的学校,回忆吧么?过眼云烟,我是一个不爱后悔的人,任何已经发生的事情,我无力去改变,那就——面对吧。曾经的同学已分别就再也没见过面,但每一个,我都能叫出名字,O(∩_∩)O~。
地震之后,我们这里改变了许多,许多老房子没了,小学时走过了的路还在,可惜,没有那些街边熟悉的身影……
晚餐陪着另一个大我两岁的小哥吃了一顿砂锅,有了啤酒,却没有醉意。
他给我讲他工作的事情,他睡过的N个女人,以及那个与我未曾谋面,却为他堕胎的女孩。
我们两个人都变了许多啊,似乎有无尽的空虚,到网吧玩着玩着就12点了,期间他和他哥们“业务”繁忙,两人的朋友以及女友CALL了N个电话:
“哦,我现在有点事情,不能回来。”
“快了,快了,不要打电话催。”
“正在路上,还有20分钟。”
“我现在在处理一件事情,不能给你说。”
到最后,他哥们对他说,“帮我接下,说我去上厕所……”
实际上,我们三个一直在网吧坐着,
实际上,他哥们的女友还躺在人民医院的床上做堕胎疗养。
实际上,这就是我的生日。

Copyright © 2017 凌动魅力

蜀ICP备15003767号-1 Up ↑